中野三战不利,刘伯承罕见发火:你们还有没有卵子

浏览:3100   发布时间: 09月20日

1947年8月底,刘邓大军渡过淮河,分三路跃进大别山。这里的风景与淮河以北相比,真是不一样,有山有水,山上 林木葱郁,鸟雀翻飞,溪流潺潺,其清澈底,游鱼时上时下,白鹤高空翱翔,莲花随 风飘扬,田里稻谷累累.留出几条窄窄的小路。这样新的境地,已经大有江南风味了。

二野的前身是八路军一二九师,抗战初期改编自红四方面军部队,有不少干部老家就在大别山。陈再道、范朝利、刘华清这些红四方面军、红25军的老战士,二十年前离开鄂豫皖苏区,今天回到大别山就是回家,心情更是激动。

许多北方同志看到青山、稻田和水牛,都感到新鲜。说太行山石头多树少,还是大别山好。

然而好景不长,随着时间的推移,不少同志的兴奋热情渐渐消失了,等待他们的是意想不到的艰难困苦。

蒋介石得知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的消息,非常不安。他坚持认为刘邓到大别山不是我军的战略举措,而是临时决定的。他在南京国防部作战会议上指出,如果刘邓真能占据大别山,东可威胁京畿,西可威胁武汉,南可阻碍长江运输,在战略上对于政府是一个很大的顾虑。

9月初,蒋介石命令整46、58、85师渡过淮河向南推进,整10、40师经宣化店向东推进,桂系的整7、48师沿经扶、麻城南进,整52、56师在信阳以南的外围,整65师由平汉路到黄安。张淦等渡过淮河的部队统归第八绥靖区(驻蚌埠)司令夏威指挥。企图围困扫荡大别山,乘我军立足未稳予以消灭或将我军挤走。

大别山地区是原红四方面军的根据地。1932年夏,由于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失利,红四方面军被迫西征川陕。留在苏区坚持斗争的红二十五军也于1935年西征。

国民党军队占领大别山区后,进行了残酷的屠杀和“清剿”。当地居民多是老人和妇女,青壮年男子是很少见了。大的村镇几乎被烧光,许多百姓躲到山上和湾子里栖身。

国民党还在当地建立了严密的保甲组织,实行白色恐怖。 蒋介石为了抹掉人民的记忆,连苏区的地名也改了,用当时扫荡苏区的国民党将领刘峙、卫立煌的名字命名。新店集(今河南新县)改名经扶(刘峙的字),金寨改名立煌。

我军进入大别山,原以为老区群众会出来欢迎、帮助我军。没想到群众 非躲即藏,向导找不到,吃住都成了问题。

我军在大别山宿营

更麻烦的是,部队刚到山区,不熟悉山地、稻田地区作战,衣食住行也不习惯。时值9月,夜晚天气冷了,指战员们还是穿着一身单军衣,夜里睡觉只好盖上稻草御寒。北方人初到南方,大米吃不惯,有些同志吃了就拉肚子。平地走惯了,爬山、走稻田小路就很困难。

从军用地图上看,到某个村庄是十多公里,结果翻山越岭走了半天才到达目的地。到了一个村庄,只是几户人家的什么湾子,一个营住不下,住一个连也够挤的,只好露宿。加上蚊子咬,不少同志身上长了疮,发疟疾的很多。

特别是在作战中,负伤的同志要部队自己抬下来,转到指定地点,然后由各旅教导队和纵队教导团以及机关的同志,抬着伤员翻越翻山越岭,转送到金寨的后方医院。

过去内线作战中没有遇到的困难,现在全出现了。

到达大别山区,我军立即实施战略展开。刘邓部署一纵攻罗山、二纵攻商 城、三纵攻立煌、六纵攻光山,军直准备进至经扶地区。

刘邓清醒地考虑了大别山的实际情况,今后部队主要在山区行军作战,条件要艰苦得多。千里跃进的疲劳尚未恢复,部队非战斗减员很多。为了保证部队的灵活机动,必须最大限度地轻装和精简机关。

9月19日刘邓下达指示:(1)纵直、旅直大量缩减,团直酌情缩减。(2)每纵只带一个山炮连,每旅只带两门山炮,其余暂时分散埋藏安全地方,准备有可能时组织一两个炮兵团送回老解放区训练。(3)每纵编一辎重营,完全用驮载,准备运棉衣。(4)各级减少马匹至最少限度,多余马匹暂放在山上 放青,不吃粮食,准备送骑兵团或送回老解放区。凡不好的马一律杀作肉食。(5)所有裁减人员一律到战斗部队。

各纵队稍事休整,进一步轻装。找地方建后方医院,安插伤员。几天后部队开始分头行动,炮兵历尽辛苦拉到大别山的大炮,此时只好忍痛掩埋。大车在渡淮河时全部留在了北岸,原来拉大车和重炮的牲口被集中起来,隐蔽到有草有水的山沟里,由炮兵看管。

要取得群众的支持和改善部队的状况,急需打几个胜仗。9月7日,滇军鲁道源的整58师进至商城以北,刘邓命令二纵歼灭整58师,一纵1旅扼守经扶、泼陂河大道,阻止48师增援。当天,二纵在商城以北河凤桥与58师交火。敌军收缩于观音山、黄山头等制高点,固始待援。我军不会打山地战,只管猛冲,没有战术。结果旅副政委彭学桂也牺牲了。

一纵1旅在经扶至商城的公路上阻击整48师,没有顶住,9日整48师先头部队与整58师会合。刘邓见战机已失,下令撤退。

鲁道源(右)

9月17日,刘邓得知58师以一个旅守商城,其余部队向商城以北扫荡,命令一、二、三纵主力集结,决心在商城东北消灭58师。部队翻山越岭向指定地点行进,劳累不堪。58师得到风声,迅速缩回商城,我军大部扑空。

二纵6旅与48师遭遇,遭受一些损失。只有一纵19日在商城西边的中铺截住58师新编第10旅的29团,敌军战斗力不强,被一纵消灭。

25日,刘邓率指挥部转移到光山境内的斛山铺。得知吴绍周的整85师向这里进犯,决定集结一、二、三纵主力围歼85师。26日13时,刘邓命令一、二纵首长向敌发起总攻,一纵自双轮河向北打,二纵自斛山铺向南打。部队冒雨出动,本想打个歼灭战,结果西北方向部队没有及时赶到,85师突围逃回潢川县城。

连续三仗没打好,刘邓发火了。27日在光山白雀园西北的王大湾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,严厉批评部队中的不良情绪。

干部们一进屋子,邓政委就严厉地说:“前段时间仗没打好,今天开会就不握手了。”

会上,刘伯承司令员罕见发火:“我是军人,讲话简单。今天的会是安卵子的会。我们的部队变成了女人,敌人一碰我们就跑,你们还有没有卵子?你们老是跟我提什么困难、困难,我们有困难,敌人同样有困难。我们的炮不能带,敌人的炮也放在淮河边上。有些人只看到自己困难的一面,不看敌人方面的变化。在这样的时候,如果你们不硬起来,而是继续软下去,就要犯大错误!”

会议使不少人受到很大震动,与会同志印象也特别深刻。直到解放后,不少同志还记得“安卵子会议”和“不握手”的故事。

这时,在皖西的三纵八旅向刘邓建议,集中三纵全力歼灭由舒城前来的国民党第88师62旅。刘邓批准了三纵的行动。10月8日,三纵8旅咬住62旅。62 旅不善夜战,当天夜里驻扎于六安与霍山之间的张家店。

张家店这是一个200户人家 的小镇,三纵的7旅、9旅经过夜间急行军,在9日将62旅包围。当天夜里发起猛攻,张家店无险可守,经一夜战斗,62旅4000余人被全部歼灭。我军伤亡300 多人。与此同时,一纵向麻城西南的歧亭、柳子港之敌进攻,歼灭56师三个营。 二纵向黄陂以东的李家集进攻,消灭敌军一个营。

三纵司令员陈锡联回忆说:“刘邓开白雀园会议,是立住脚。后来打了两仗,不大,但作用大。是在大别山打的,使我们站住了脚。”一纵政委苏振华说:“在兵强马壮时打个胜仗不算什么,在疲惫的情况下打的胜仗就不容易。两种情况下打的歼灭战不同,不能从一般意义上估计。”

李家集战斗结束后,刘伯承向干部作了《提高信心加强斗志》的报告。他说:“当我们有些部队避敌不打、躲躲闪闪时,蒋匪以为我们已经溃乱,以为可欺,便猖狂起来,向我进逼。当我们在商城中铺歼敌29团及在斛山铺击溃吴绍周后,敌人立即发生恐惧心理。”

这几次战斗的胜利,果然镇住了敌人。国民党军主力停留在大别山以北,因大别山山高路窄,机动受到限制。敌军怕进山遭到我军伏击,不敢轻举妄动。大别山南敌军兵力薄弱,一时难以集结大部队与我军决战。

负责追击中野的桂系悍将夏威在张家店之战后匆忙赶到六安,无计可施,只能等待白崇禧前来指挥。这样,刘邓大军越过大别山后,在黄安、麻城地区得到一段休整机会,开辟根据地。

中野一名干部在大别山一带休息

10月20日刘邓下达指示:我决以半个月的时间分散长江沿岸,主要解决棉衣,尔后集中全力作战,寻机歼敌。以一纵进至蕲春、广济地区;二纵黄梅、宿松 地区;六纵黄冈、嶄春地区。国民党统帅部发现我军向南移动,生怕我军渡过长江,命令尾随的整40师和第82旅经淆水向广济前进,攻击我军侧背。

整40师原来是马法五的40军,平汉战役曾被我军歼灭。后来重新组建,以李振清为师长。鲁西南战役时40师曾奉命增援,因行动迟缓没有参战。后来从安阳乘火车南下大别山。他们也不适应山地战,只是盲目地尾随我军。

10月24日,刘邓获悉40师的动向,向部队下达命令:“蒋令40师附82旅明(25日)由浠水继续向东前进,我必须歼灭该敌才能解决棉衣。”

要求一纵集结于广济,以一个团在漕河镇一带侦察敌情;命六纵尾随牵制敌军,以便主力集结。一纵杨勇、苏振华接到命令后,立即收拢部队。由张才千的中原独立旅派出小部 队引诱敌军前进。

25日,40师行军60里到达三家店,82旅到漕河。刘邓判明敌军26日将向广济前进,定下歼敌决心。当天命令一纵应扼制敌人于高山铺西北地区,迫使敌人展开并抓住时机割裂。六纵趁敌展开之际,于明中午前从敌背后间隙插入。

26日早晨大雾弥漫,整40师沿公路由漕河向广济前进。9时左右敌军先头部队进至高山铺东南,一纵1旅跑步行军至洪武墙时,敌军已抢占界岭,爬到洪武墙山腰。我军抢占洪武墙山顶,双方开始反复争夺。

敌军看不清楚山顶的情况,以为是游击队袭扰,没有投入很大兵力,几次冲锋都被我军击退。与此同时,一纵以一个团向界岭进攻,指战员们不顾伤亡,顽强攻上山顶,与敌军展开肉搏,终于控制了界岭制高点,封锁了敌军前进的通道。

敌军也不擅长山地战,进攻受挫,黄昏时天又下雨,只得在清水河、高山铺等村庄宿营。敌军的迟钝,为我军的围歼提供了时间。

六纵接到命令后立即集结部队急行军,不少战士没有鞋,光着脚在泥泞中跑步。经过48小时冒雨行军,六纵于27日9时赶到高山铺以东,与一纵对敌军形成包围态势。

六纵参谋长率先头部队三个营控制了高山铺背后的李家寨、马驹山等高地,打退敌军的攻击,为主力提供了出击阵地。这时,40师已陷入混乱,只顾冲击界岭和洪武瑞,企图突围。杨勇见六纵赶到,命令一纵主力发起总攻。

1旅、2旅和中原独立旅由界岭、洪武墙山顶冲下,杀声震天地冲向敌军。敌军被压缩在公路两侧的稻田里,陷入泥泞,行动困难,人马混杂,溃不成军。后卫部队企图从高山铺向北突围,也遭遇六纵的分割围歼。战斗到14时,整40师和82旅被我军全歼。高山铺战斗胜利结束。

这是进入大别山以来我军第一个大胜仗。共歼灭敌军12 600余人,其中俘虏9 500人,缴获小炮33门、机枪375挺、子弹40万发和大量军用物资。

但是战斗结束后清理战场出现了一些问题。因俘虏太多,我军干部太少,难以及时对俘虏进行审查甄别。连队战士只要身强力壮的俘虏,负伤的和年龄大、身体弱的都不要,随便将他们释放了。等到司令部查验俘虏,蒋军团以上的军官很少。

40师旅长董升堂被六纵俘虏,披着棉被装成病人被释放了。另一个团长罗彦端已被俘虏并查出身份,押解时遇见敌军飞机袭扰,乘我军战士隐蔽,他躲进一间房屋中漏网。部队集合时忘了清点俘虏,丢了许多军 官。还有一个团长庞庆臣被俘虏后,装成士兵被补充到连队,不久找机会逃跑.

高山铺战斗后,国民党军队暂时停止进攻,我军在鄂东、皖西地区得到一段休整时间。这时已是11月初,天气转寒,刘邓命令全军干部战士自己动手做棉衣。这些拿惯了枪杆的汉子,拿着小小的缝衣针发愁。

一天,刘伯承见司令部参谋用花布裁棉衣,就问:“谁叫你们不染就缝?”参谋说公家没发染料。刘伯承严肃地说:“同志,稻草芝麻秆烧成灰,就是最好的染料。无论如何,我们都要穿灰衣服。我们是革命军队,不是秧歌队!”

两天后,所有的花布、白布都染成了灰色。但是做起棉衣来却是五花八门。二野司令部军政处长杨国宇形容:“有的开一个和尚领口,锁的是鸡屁股扣门。荷包上下对不齐,线路又歪又稀。铺的棉花起伏不平像地图上的南洋群岛,穿在身上现出一身赘瘤,实在难看。”

刘伯承又批评说:“以滥为荣,不是光荣。”他拿着洋瓷碗教大家怎样开领口,又给大家示范怎样勾针倒线。司令员这样大的年纪,尚且如此认真,年轻人就更没话说了。

部队中会针线的女同志发挥了主力作用。她们一边帮同志缝,一边教大家。一个星期过去,全军都穿上了自制的棉衣。六纵18旅政委李 震诗兴大发,仿照唐朝诗人白居易《长恨歌》的风格,作七言长诗《棉衣歌》一首。生动描述了刘邓全军上下缝棉衣的情景:此事古今从无闻,千古 奇迹出我军。一切困难皆可度,全在万众是一心。

主营产品:其他化学试剂,其他工业化学品,生化试剂,分析试剂,溶剂油,对甲苯磺酸,其他醛类,其他醇类,异丙醇,过氧化氢/双氧水,磷化合物及磷酸盐,氯化物及氯酸盐,碳化物及碳酸盐,其他无机酸,其他有机化学原料,阻垢分散剂,其他石油添加剂,抗爆剂,更多 >>